当前位置:首页 > 【组图】 维姆·文德斯:歌剧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舞台艺术

【组图】 维姆·文德斯:歌剧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舞台艺术

时间:来源:

原标题: 维姆·文德斯:歌剧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舞台艺术

原标题:维姆·文德斯:歌剧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舞台艺术

由中国国家大剧院、柏林国家歌剧院联合制作的比才歌剧《采珠人》,已于5月15日晚间与北京观众见面。这是继《卡门》之后国家大剧院制作推出的第二部比才歌剧,也是该版制作的中国首演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版《采珠人》的导演为享誉世界影坛的著名影人维姆·文德斯。作为1970年代“新德国电影运动”的代表人物之一,他所执导的电影《柏林苍穹下》《咫尺天涯》等被中国影迷推崇备至。几年前上海国际电影节放映由他执导的纪录片《皮娜》时,更曾出现一票难求的盛况。

虽然贵为第6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终身成就金熊奖获得者,《采珠人》却是德国导演维姆·文德斯本人执导的第一部歌剧作品。熟悉文德斯创作风格的人们都知道,这位大导之前不少电影在剧本上也不遑多让,大都亲力亲为编剧一职。此次歌剧《采珠人》,他也在法语脚本的基础上进行了微调和修改,令全剧在叙事和表达上更为清晰紧凑。与此同时,文德斯更发挥其作为电影导演的专长,全剧有几处主人公回忆过往的桥段都使用了投影技术,产生了类似电影叙事中“闪回”般的艺术效果。

《采珠人》

在演员安排上,国际组演员由在柏林完成演出的原班人马担纲,其中饰演“莱拉”的俄罗斯女高音奥尔迦·佩列嘉琪科是当今世界歌剧舞台上炙手可热的新一代巨星,这也是其本人首次参与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歌剧。正式演出前,歌剧《采珠人》在国家大剧院歌剧院举办了导演维姆·文德斯的媒体见面会,文德斯就此此歌剧艺术创作同资深评论人周黎明,以及现场媒体和观众进行了交流。

“歌剧的核心不是导演,而是作曲家”

尽管以导演之名名满天下,维姆·文德斯实际上是位爱好广泛的“文艺大叔”。他介绍说自己在十四五岁时便被父母带到歌剧院看戏,但其实自己更喜欢摇滚乐,“歌剧音乐更温柔一些,《采珠人》尤其是典型浪漫音乐的代表。除了摇滚乐,我也喜欢布鲁斯,说起来古典音乐像贝多芬、巴赫的音乐我也非常喜欢,听了很多。总体而言,我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,包括非洲音乐。年轻的时候,我还吹过萨克斯。” 在他看来不同艺术种类间不该有年龄限制,“我觉得80岁时喜欢上摇滚也不是问题。”他惊讶于《采珠人》的中国观众群体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,“这跟我在柏林看到的情形完全相反,柏林歌剧院里看戏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观众。”

维姆·文德斯告白说自幼便发现世界上存在的美“实在太多了”,“当发现没有办法样样都精通时,电影是所有我喜爱艺术形式的集合。你可以通过电影去表达绘画、建筑、文学和音乐,因为它是一门综合的艺术形式。”由此,他走上电影之路。在他看来所有的舞台表演艺术形式,舞蹈、歌剧、戏剧共通之处在于临场体验感,“这和导演拍电影是完全不同的。观众席上的观众,同台上演员可以直接交流。就算作为导演,在演员演出时候,也只能老老实实坐在观众席上,没有办法做出任何更改和变化。此次国家大剧院的舞台相较于柏林演出时的舞台大出很多,当我第一次走进观众席的时候,我甚至觉得有点害怕,因为它太大了。但现在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,观众可以看到舞台上有一片很大的沙滩,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很大的沙漠,像电影一样宏大大的场景。”

维姆·文德斯

在文德斯看来歌剧是一种比较危险的舞台艺术形式。“为什么说它危险呢?因为在舞台上大家能看到的东西太多了,音乐反而成了一个次要的元素。现在不少歌剧的制作,视觉上完全覆盖了音乐的美。我做《采珠人》的初衷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个好的舞台环境,让音乐更突出一些。”在他看来一出歌剧的核心不该是导演,而应是作曲家,“乔治·比才在24岁时写了这部作品,真是太了不起了。作为歌剧导演,你应该非常谦卑,因为在歌剧中你的地位甚至不如乐队指挥。导演一定要附在音乐上面,而不能超越音乐本身。”作为一名电影导演,文德斯说如果硬要在电影和歌剧间找到相似点,“那便是后者在某种程度上要做减法。大家知道在电影里我比较喜欢空旷的场景,比如说沙漠。我喜欢突出人,喜欢突出个性非常强烈的主人公,这些可以算作同歌剧相似地方。而且我本来就热爱音乐,大家在我电影中就能感受到我对音乐的热爱。除此之外,电影跟舞台艺术是完全不同的世界。”

“人到底该对谁忠诚?有没有对自己忠诚?”

维姆·文德斯介绍说当年比才在创作这部歌剧的时候,背景刚开始是放在墨西哥,后来《采珠人》两个剧本作者把他说服了,故事改放在锡兰,也就是斯里兰卡。“故事背景设置在亚洲,但他们其实完全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,也不明白他们正在写的人们信仰什么,过着怎样的生活。所以我导演在这部歌剧时,首要一点就是要让音乐更突出一些,让乔治·比才的本意在三、四位主角身上闪光,而不是让异域风情分散观众注意力。”这大抵解释了此次《采珠人》的舞台风格清新简约的缘由。

而文德斯的“做减法”显然不止于此。在他看来《采珠人》的情节并不复杂,“这个故事里最突出一点就是‘人’。合唱人数很多,将近100个。我希望让他们更有参与感,有更多表现力;而主人公的故事就是两位男主人公同时爱着一位女主人公,所有人性中闪光点其实都在音乐里面,不需要去其他地方寻找,只要好好听和看就够了。”尽管大部分歌剧故事都会忠实于原作,但奈何不了习惯于自编自导的文德斯再次技痒,“我并不喜欢原作开场的那一小段,男主角祖尔迦被同部落的族人选为首领,这个桥段对于整个故事发展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有点多余。之后另一个男主人公,他的好朋友纳迪尔也要上场(之间衔接很紧)。同时这一桥段中群众角色的刻画显得比较愚蠢,这同之后他们活灵活现的表现并不吻合,所以我把这段拿掉了。”

谈到《采珠人》的主题,文德斯说有些人看到了友谊,但这背后更深层的却是“诚实”,“尤其要忠于自己。女主人公莱拉对自己的职业要忠诚,同时对她的爱人也是忠诚的。两个男主人公,纳迪尔对他的爱人非常忠心,对于和祖尔迦这段友谊很忠心。祖尔迦对于友谊当然也很忠心,但当他发现所爱之人另有所爱,妒火盖过了对友谊的忠心,等到他偶然发现莱拉曾在很久之前救过自己一命,又做出了新的选择。这一系列的时间渐次推动故事发展,最后拎出来的终极问题是:人到底该对什么忠诚?有没有对自己忠诚?”

在接受观众提问环节,维姆·文德斯介绍说自己常常被邀请去做歌剧,如果有机会再做歌剧的话,他希望做一部没有人做过的歌剧,“比如说现当代作曲家新的作品,这非常具有挑战性。”当被问及如何看待经典歌剧的现代演绎潮流时,文德斯直言不讳这在很多时候对(经典)歌剧并不公平的,“如果我要做一版现代意义上的《采珠人》,那舞台不会是现在这样,而可能充满了塑料垃圾和塑料瓶子。我所理解的现代,不是要硬要去把古代的事情搬到现在。”

该版本《采珠人》2017年6月曾在柏林国家歌剧院成功首演,今次在国家大剧院上演的版本由意大利著名指挥家多纳托·伦采蒂执棒,携手奥尔迦·佩列嘉琪科、弗朗切斯科·德穆洛、阿尔弗莱德·达萨、保罗·盖、郭橙橙、史蒂梵·齐弗莱里、周正中以及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剧演员关致京,与国家大剧院合唱团、管弦乐团共同呈现。

赣ICP备15012514号-1 声明: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!QQ微信:935196
头条网 淘宝优惠券 遥控车位锁 拼多多优惠券 智能车位锁 京东优惠券 VIP视频解析 淘宝天猫优惠券 券问答 优惠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