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【组图】

【组图】

时间:来源:

原标题:

原标题:将曾国藩从水中救起并背回长沙的那位幕僚,后来过得怎样?

说起曾国藩,曾文正公,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这位号称清朝“中兴名臣”之首的封疆大吏,被冠以政治家、军事家、思想家、哲学家、教育家等多种荣誉称号,标签不可谓不多。时至今日,许多人都在研究曾国藩,有关他的论文、论著层出不穷,看来这“半个圣人”还真是影响深远,魅力无限。不过,曾国藩一路走来也挺不容易,坎坎坷坷,碰碰碰撞,有几次还差点丢了性命。看来,真应了孟子那句话:“天若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……”,古人还真是有智慧。

靠镇压太平天国运动起家的曾国藩,一生历险无数,如在长沙差点被湖南提督鲍起豹干掉;靖港之战两次投水自尽,差点成了屈原第二;九江、湖口之战再次投水自尽,可惜未能冲出大营;樟树镇惨败,被围在南昌孤城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;祁门被围困,写好了遗书,等待李秀成进来取其“首级”,算是陷入绝地。但是,曾国藩运气很不错,每次都能够化险为夷,安然无恙。就拿最危险的靖港之战来说,两次投水自尽,在湘江苦苦挣扎之时,身边的幕僚跳入水中将其救起并背回长沙,救了他一命。救起他的这位幕僚便是民国著名人士章士钊的族兄章寿麟。那么,救起曾国藩的这位幕僚,后来过得怎样?当大官了吗?其实过得很不好,后来还画一幅画讽刺曾国藩。

1851年1月,洪秀全在金田村举起义旗,宣布挑战大清王朝,“驱逐鞑虏,恢复中华”,创建人人平等的“人间天国”。当时,清朝已经极其腐朽没落,八旗、绿营两支正规军对太平军毫无招架之力,往往一触即溃。1853年3月,太平军杀进南京,改名天京,作为太平天国首都。眼看八旗、绿营不行,咸丰皇帝只好采纳开明大臣肃顺建议,允许地方在籍官僚、士绅等兴办“团练”,组建私人武装力量,协助官军镇压“贼寇”,其中又以曾国藩编练的“湘军”最为厉害。1854年4月,曾国藩率领战船240艘,士兵17000人,从衡阳移师北上,准备迎战太平军。

湘军北上时,太平军西征部队正好杀进湖南,在岳州击败湘军,给了曾国藩当头一棒。但是,此次湘军损失不大,曾国藩不长记性,他决定继续正面与西征军玩硬的,试图一战定乾坤。听闻塔齐布、彭玉麟、杨载福在湘潭进展不错,曾国藩一改之前先平湘潭再攻靖港之计划,决定亲率大军北上攻击靖港,迎战太平军悍将“铁公鸡”石祥贞、曾天养。出征时,曾国藩扬言:“本部堂奉天子命,统师二万,水陆并进,誓将卧薪尝胆,殄此凶逆,救我被掳之船只,找出被胁之民人。不特纾君父宵旰之勤劳,而且慰孔孟人伦之隐痛。不特为百万生灵报枉杀之仇,而且为上下神只雪被辱之憾。”很是嚣张,但很快就嚣张不起来了。

曾国藩抵达靖港后,湘军水师仗着战船精良,武器先进,不顾风向不利,直接杀向太平军水营基地铜官渚。此时,太平军岸基部队发炮还击,水营舰船从四面围攻上来,与湘军水师进行激战。也许是冲得太快,又是处在顺风向,湘军战船居然搁浅了,活生生成了太平军靶子,湘勇水兵纷纷弃船逃命。为此,曾国藩急忙下令陆师2000余人前往增援,顶住太平军攻势。谁知,陆师更差,看见太平军如此生猛,直接开溜,逃跑速度一个快过一个。曾国藩见状,亲自执剑督战,立下大旗,并扬言“过旗者斩”,但依然挡不住水师、陆师溃散,士兵纷纷“绕旗而过”,搞得曾国藩十分狼狈。

眼看太平军杀到跟前,曾国藩吓坏了,于是纵身一跃,投入湘江,想效仿楚国英雄屈原,成全名节。此时,躲在船舱后面的章寿麟(曾国藩不让幕僚上船,认为他们乃文人,上来也没用,李元度、陈世杰只好让章寿麟躲在船舱后面)急忙跳入湘江,把曾国藩救上船。上船后,曾国藩并未放弃“寻死”,他乘着章寿麟放松之际,再次投入湘江,死意已决。不过,章寿麟水性好,力气也大,硬是能再次跳入江中将曾国藩救起。为了安抚曾国藩,章寿麟撒了谎,说塔齐布、彭玉麟在湘潭获胜,老师不要想不开。说完,为了防止曾国藩再次投水,也为了不被太平军活捉,章寿麟背着曾国藩一路狂奔,往长沙方向而去。

回到长沙后,曾国藩受尽了省城官僚、士绅、商人冷嘲热讽,说湘军无用也就罢还浪费众多钱粮,不如早日解散。一向高傲的左宗棠,也是话里有话,看到曾国藩狼狈不堪的样子,便笑着说“涤公不必如此,事尚可为”,说的是输了有什么了不起,干嘛想着去死呢,卷土重来岂不是更好。曾国藩很不爽,白了他一眼,并写下遗书,打算过两天死,这两天是用来办理交接工作,暂且留下这条命。恰巧,前方传来捷报,塔齐布、彭玉麟、杨载福在湘潭获胜,歼敌2万余人,林绍璋仅携4位骑兵逃亡。曾国藩喜笑颜开,再也不谈“寻死”,而是继续办理湘军。可以说,曾国藩此次能逃过一劫,靠的就是章寿麟,若是没有章寿麟挺身而出,估计他早就“喂鱼”了。因此,后人评价章寿麟,“援一人而援天下”,说的是没有他就没曾国藩,没曾国藩就没大清后面50年。

1864年7月,湘军吉字营攻入天京,灭亡了太平天国,为大清再续命50年。因此“丰功伟绩”,曾国藩受封一等毅勇侯,官至两江总督、直隶总督、武英殿大学士。当然,其麾下人马也都封高官,三品以上大员三四十人,地方督抚之类的要职也有十余人,“湘系集团”可谓是“一人得道鸡犬升天”,都沾光了。那么,作为曾国藩救命恩人,“援一人而援天下”的“大功臣”章寿麟封了什么官,后来过得怎样呢?其实,章寿麟过得很不好,只是一个小小知县,直到退休回籍都还是七品小县令,在江苏任职。就凭曾国藩的能力,随便暗示一下,章寿麟至少也会得道员、知府之类的三四品官职。但是,曾国藩就是不这么做,据说是为了彰显自己不“任人唯亲”,有着良好之道德品质。当然,章寿麟也不求他要官。

1872年3月,曾国藩去世,章寿麟觉得自己是没指望升官了,于是很快就罢职回家养老。回家路上,章寿麟故意路过铜官渚,画了一幅画,取名为《铜官感旧图》,并写下序言,说:“以见公非偶然而生,即不能忽然而死”。意思是说,曾国藩天生就是干大事的料,大事没干成他是不会死的,就算自己不将他从水中救起,他也不会死。此序言可谓是话中有话,表面是歌颂曾国藩,实则是将自己摆在拯救“大人物”之位置,嘲讽曾国藩刻薄寡恩,不懂得报答,亏待了自己。章寿麟死后,其后人拿着《铜官感旧图》去给湘系元勋题跋,左宗棠、陈世杰、李元度、郑孝胥等均榜上有名,其中大多批评曾国藩寡恩。如李元度题跋:“不言禄,禄亦弗及”。意思是,章寿麟不想报答,这报答真的就没来,明显是在讽刺曾国藩。

从上述可知,作为曾国藩和大清王朝的救命恩人,将其从江中救起并背回长沙的章寿麟,并未享受到曾国藩的好处,没能雨露均沾。终其一生,也就是七品小县令,跟其他湘系人物相比,过着实在不怎么样。对此,不知章寿麟有没有后悔当初救起他呢?

赣ICP备15012514号-1 声明: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!QQ微信:935196
头条网 淘宝优惠券 遥控车位锁 拼多多优惠券 智能车位锁 京东优惠券 VIP视频解析 淘宝天猫优惠券 券问答 优惠券